盛夏听着贺四嫂说起回娘家的事,她总算想到了她这一世的身世。

  只不过这些天,盛夏跟贺母等人天天为了赚钱而忙碌着,几乎没有闲暇的时候。

  盛夏问了这个世界的世界意识,对方只含糊不清地告诉她说,这世界的原主记忆有一定的条件才能触发。

  听到这回答,盛夏索性什么都不想了,顺其自然。

  她不知道该如何触发原主记忆,也不是很在意原主的身世,很快又把这事儿给抛到脑后。反正接收不到原主的记忆,对盛夏的生活也没多大影响。

  贺母瞅了眼幺儿媳妇,见她神情平静,没丁点惆怅或者是好奇的表情,不由得眼神微暗。

  盛夏嫁入贺家的时间不算短了,贺母跟她是天天都能见到面,自然明白盛夏是什么性格的人。她是不担心盛夏在找回记忆之后,跟她幺儿子分开。

  但是呢,一个乡下媳妇若是没有娘家,总是要被人在背后说长道短的。

  村里那些三姑六婆,成天闲着没事干,专门就盯着别人家里的大小事儿。槐花村不大,常住人口就那么多,但凡有点风吹草动,不消一天就能传遍整个村里。

  贺建军带着四个哥哥去县城摆摊子发财,村里不少人都眼红得不行,也有人模仿,想跟着去县城摆摊卖货挣大钱。

  然而,等这些人真正要做这一行当的时候,他们才发现原来这买卖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的。

  且不说别的,只说跟贺建军的摊位离得很近的那些摊主,他们同样是卖的各种年货,品种大类是差不多的。

  可贺建军的摊位前人挤着人,顾客跟不要钱似的往他的摊位上挤。

  这固然有贺建军擅于利用广告宣传的原因,但是他们的摊位就在隔壁,若是货物的品质差不多的话,完全不必排长队挤着买。

  可顾客们就是认准了贺建军的摊位,尤其是那些炒瓜子、冬瓜糖、花生糖以及糯米酒等。这些货物都跟市面上的品质高出了一大截,价钱却跟那些差不多。

  但凡是有点头脑的人,在同等价位下肯定会选择品质较好的产品,所以贺建军的摊位销售火爆,连带着在他摊位附近卖小吃、糖水的人都赚了不少咧。

  村里人想跟风做买卖,结果第一次出摊就遭遇了巨大的打击,只有小猫三两只。他们进的货都是“薄利多销”的,卖出去的量太小,货物全都积压在手里,那就是亏本了。

  为了不让这批货物砸在手里,这些想抢贺建军生意的村民们只得腆着脸来找贺建军,希望他能把这些货物以成本价收购了。

  想到那些村民腆着脸求上门的场景,贺母不屑地撇撇嘴,“老四家的,再有人找上你让军子收购他们的东西,你可别再随便答应。”

  贺四嫂瞅了眼盛夏,神情赧然,呐呐道:“妈,不会再有下次了。”

  贺母点名批评了老四家的,又点了贺大嫂和贺三嫂,只剩下贺二嫂和盛夏没被点名批评。

  贺大嫂和贺三嫂心里很是不平衡,可婆婆说的也没错,她们的确是做错了事。

  好端端的一顿年夜饭,被贺母几句话搞得气氛凝重,盛夏见三位被点名批评的嫂子脸上挂不住,她看了眼立威的婆婆,什么都没说。

  贺母敲打了几个不安分的儿媳妇,转头把家里的孙辈们喊过来,开始分发红包。老太太挺公平的,分给每个孩子的红包都是一毛钱。

  没有偏疼谁,一律一毛钱。

  贺大嫂等五个儿媳妇也都准备了压岁钱,除了盛夏和贺母一样准备的是一毛之外,她们都是准备五分钱一个,图个吉利。

  孩子们欢欢喜喜地领了六个红包,欢呼着捧红包回屋里塞在枕头底下,等明天一早醒过来再拆开来看里头有多少钱。

  然而,这些孩子们不知道的是,他们的母亲会趁着他们睡着之后,把里头的一毛和五分钱,全都换成一分!

  贺安平到了娶媳妇的年纪,贺父要给他发红包,他推辞了几句,直到贺建军发话:“你没娶媳妇就是孩子,我没娶你小婶进门之前,每年都拿红包。过年拿红包,接下来的一年运势都会变好。”

  最后一句话戳中了贺安平的心,他做梦都想赚大钱。赚大钱,娶媳妇!

  贺建军把话说到这份上了,贺大哥等人掏了钱出来给贺安平当压岁钱。

  至于红包啥的,大老爷们计较那么多干啥?

  贺安平高高兴兴地收到了来自爷爷和叔叔们的五个红包,加起来都有六块钱了。

  贺大哥摸了摸兜里,他兜里空空如也,面露尴尬。他依然是那个“妻管严”,家里的钱都是媳妇管着的,以致于他的兜里没多余的一分钱。

  贺建军以及他的三个哥哥都是很疼媳妇,可他们的兜里从来不差这一两块钱。这么一对比下来,贺大哥一块钱都掏不出来,真的很丢人了。

  贺父无奈摇头,他这大儿子的性子也不知道随了谁的,耙耳朵!

  贺建军借着倒酒的时候,偷偷往大哥的手里塞了钱,示意他拿出来给贺安平。

  就算是嫡亲的兄弟,分了家,那就是两家人了。

  贺大哥捏紧了幺弟递过来的纸币,拿到饭桌上来,眼眶微红地将钱递给贺安平:“儿子,拿着。”

  贺安平怔了怔,很快又反应过来,笑嘻嘻地谢过了老爸,接过钱,说了几句讨喜的吉利话。

  他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,实则心里特别不是滋味:他绝对绝对不要活成他爸这模样!

  贺二哥等人注意到了亲大哥的异样反应,全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,娶了大嫂那么个女人回家,大哥真是辛苦了。

  贺父亲自给幺儿子倒了杯酒,这动作表明了他对幺儿子的认可。

  贺建军心照不宣地端起酒杯一口干,站起来给贺父和贺大哥倒了酒,说了几句话让原本凝滞的气氛再度活络起来。

  大年三十的年夜饭,有小波折,大体上每个人都吃得很尽兴,对未来的一年充满了期待。为了新一年的美好生活而努力奋斗!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62714/141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