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什么叫她会被莫惊鸿的外表迷惑?

????看到飘渺出尘仙子一样,轻轻掠上擂台的女修,陆灵蹊心如古井。

????为了表示对同是道门修士的尊敬,她可是来早了好一会,可这位呢?她又不是决定抽签转盘的那个人,至于来的这么迟吗?

????陆灵蹊给了人家面子,可是人家没给她面子,她哪还有性子给人什么好脸?

????“对不住!”

????莫惊鸿没往她该去的西台,反而好像老友般,一点也不见外地坐到了陆灵蹊的身边,“在下莫惊鸿,一是我没想到林道友你会这么早来,二呢……”

????她笑了笑,“路过二合赌档,忍不住想去看看自己的赔率,真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二合赌档居然给我开了,一比五的赔率,就比道友当初少了一倍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陆灵蹊心下忍不住警惕,她当初能逆袭宋在野成功,除了运气,除了法宝克制外,还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,是她押了太多灵石在自己身上了。

????如果这位也跟她一样,那今天的这场擂台战,只怕是不能善了。

????“我本来想押道友的,可是……”莫惊鸿一幅一言难尽的样子,“你赢我的赔率太低了,一千块才能赢一块灵石。”

????陆灵蹊无语。

????二合赌档确实太小气了。

????这样,她自己都懒得押。

????“他们认定我会输!”莫惊鸿干干脆脆地说出来,“我也觉得,我的赢面几乎没有,现在的问题是,怎么把这场擂台战打得毫无遗憾!”

????啊?

????陆灵蹊看她的时候,忍不住瞟了一眼台下也甚为诧异的南师姐。

????师姐说这人高冷,可是到目前为止,谁更高冷啊?

????她一句话都没说呢。

????“林道友!”

????莫惊鸿朝陆灵蹊露了个特别诚恳的笑容,“我是接近满值的单水灵根,我们神水宫修士更是天生的会御水。

????听说你们千道宗对道法很有研究,不知道在我败落之前,能不能跟你先只以道法切磋?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陆灵蹊没想到,她会提出这样的问题。

????台下的南佳人忍不住想捂脸,师妹要入人家的套了。

????可师父和知袖师叔的云上丹,还指着师妹打赢了才有呢。

????“咳!”

????南佳人清了清嗓子,在师妹看过来的时候,轻轻摇了摇头。

????“只以道法切磋呀!”

????陆灵蹊似乎想了想,“我师父一直教导我,狮子搏兔亦用全功。”当初在百禁山,她能喝到鹰叔的血,完全是因为鹰叔小看了她。

????这种错误,在关键的时候,绝对绝对不错!

????问道阁可不卖云华仙宗的独家丹药云上丹!

????“所以,对不住!”

????陆灵蹊拒绝,“擂台上,林蹊不敢有任何疏忽。如果道友想切磋,擂台大比后,林蹊欢迎道友在任一时间切磋的提议。”

????“那好吧!”

????莫惊鸿倒也不失望,擂台大比关乎的东西太多,人家不敢冒险很正常,换她,她也会拒绝,“不过,道友这次怎么不吃东西了?上两次,你不是都在台上馋人吗?”

????陆灵蹊:“……”

????师姐给她灌输的惊鸿仙子形象,被这位仙子亲手打破了呢。

????唉!

????“跟宋在野打的时候,吃东西,是对他的一种心理战术,同时也是安抚自己有些紧张的心情。”

????这世上,没什么事,是美食安抚不了的。

????陆灵蹊在对方微有诧异的时候,又道:“跟容峥打的时候,是因为他突然冒出来,我对他不太了解,送一块肉干,想顺便看看,他大概是什么样的人。”

????“那你对我就了解吗?”

????莫惊鸿圆睁了一双美目,“你不能因为他们厉害一点,就厚此薄彼!”

????陆灵蹊:“……”

????她还能说啥?

????看旁边的沙漏,时间还有一会儿。

????陆灵蹊默默地拿出一盘肉干,“要不要尝一块。”

????……

????今天没人来看化粪池!

????容峥也懒得装相,离得更远了些。

????这些天,他虽然不时以净尘术净气,甚至拿了香囊熏身,可还是怀疑身上有魔剑传染来的臭味。

????错失观看争霸赛的机会真是太可惜了。

????虽然事后百晓山会把所有精采擂战用留影玉留影,可不在现场,总感觉差了那么点气味。

????更无法准确推理,自己如果在台上,如何应动的招式。

????容峥叹了一口气,正要往前再走几步,心神突然一跳,好像有莫大危险袭来般,他想也没想地横移出去。

????叮!

????逃出生天的魔剑之灵一击不中,瞬出万剑,叮叮叮……

????容峥知道不妙,魔剑之灵恨他入骨,今天又是道魔大比争霸赛的日子,连坊市巡防也大都在那边,他想指着别人相救,完全不可能。

????为了性命,他想也未想地冲进最近的穷巷。

????魔剑噬血,只要见了血,它肯定会停那么十分之一息的。

????容峥完全不在意别人的性命,只想保住他自己的性命。

????叮!叮叮叮……

????穷巷石屋好些连最简单的禁制都没有,被魔剑剑气扫到时,跟豆腐都没什么差别。

????十多个受了伤,不得不卧床的低阶散修,惊恐不已,他们的气血虽然衰败,可是魔灵好像还是受不了诱惑,在追杀主人容峥的时候,一个也没放过。

????容峥得一息喘息之机,拼命地往西门广场冲去。

????那里有化神修士,有元婴修士,更有无数结丹修士。

????凭他的身份,凭魔剑的恐怖,不管道魔都会出手相助一二。

????只要能帮他按下魔剑,他的性命就保住了,不仅如此,林蹊舍不得的五异火,就不能不‘借’给他了。

????可是魔剑与他心灵相通,能如他的愿吗?

????从化粪池逃出来,是它运气。

????虚虚劈了容峥几剑后,魔剑之灵想也未想地直冲东门。

????它从容峥那里知道,这双盟坊市的南、北二处,一个是修真联盟总部,一个是七杀盟,防守最弱的只在东门。

????长街上今天再没什么人,也会有那么一两个的。

????魔剑一路冲过时,见一个杀一个,等到惊动巡卫,已经飚至东门。

????坊市平时的守门修士都是结丹真人,可是今天,却大都换了筑基修士和炼气小修。

????有望更进一步的,或者说,想凑热闹的,几乎全在西门广场。

????“关门!”

????巡卫以灵力喊出这两字的时候,守门的修士还没反应过来。

????双盟坊市有道魔好些化神修士坐镇,多少年来,从没有人敢在这里放肆。

????叮!叮叮叮……

????没有能拦它的修士,魔剑哪会客气?

????在巡卫冲来之前,它直接把四个守门修士斩了。

????虽在不能尽吸他们的鲜血,却也不无小补。

????“不好了,魔剑跑了。”

????与此同时容峥也冲到了西门广场处。

????擂台上,一声龙吟,莫惊鸿抓住陆灵蹊心神一分的当口,碧水剑随同幻化的滔滔之水,变成了一个威风凛凛的巨龙。

????看它咆哮而来,似要把她化为齑粉的样子,陆灵蹊心头和丹田俱是一震。

????她虽然拒绝了道魔切磋的提议,可是,心里还是对莫惊鸿的水系道法起了那么一丝期待。

????师父说,她在道法方面很有天赋,当初收她为徒,主在那份天赋上。

????但这些年,她却慢慢弃了道法,爱上了拳头和大刀,又被十面埋伏分了心。

????现在……

????吼!

????让莫惊鸿惊讶的是,林蹊居然学着她,也以重影刀,挥出了一条水龙。

????叮!叮叮叮!

????碧水剑握在手上,正面连劈数下后,借着水雾,突然消失在她手上。

????陆灵蹊没看到消失的碧水剑,但她久习十面埋伏,被师叔按在思过洞,对抗化形罡风的时候,还要时不时应对她的偷袭。

????身旁气机的不同,几乎瞬间就被她感应到了。

????叮!

????陆灵蹊想也未想地,转身就是一刀。

????还没有显形,就准备偷袭的碧水剑当场被砍。

????“回!”

????莫惊鸿连忙招手,在两只水龙彼此消亡的时候,再次携着巨浪劈出断水一剑。

????当……

????陆灵蹊回剑的也快,刀剑相撞的时候,剑气与刀气纵横,激的擂台禁制一阵不稳。可是,不管莫惊鸿还是她,都没有撤手,反而各自尽倾灵力。

????“随庆前辈,你差点把我害死。”

????容峥只瞄了一眼擂台,就在百晓山郡伯星君的示意下,朝看台上的随庆发难,“魔剑就那么逃了,它会杀多少人,你知道吗?”

????“知不知道,与老夫有关?”

????随庆坐在看台上,盯的还是自己的徒弟,“你是魔剑的主人,它要逃,你怎么会一点感应都没有?容峥,问责别人之前,你该先问责一下你自己。”

????魔剑闹事,他神识延展其实已经看过穷巷那边的情况了,“你若真的那么悲天悯人,就不会为了性命,先从穷巷逃了。所以,容峥,既然你是魔门修士,就不要装着一幅正人君子的样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容峥一滞,正要看向自家长老,郡伯星君已经开口,“道友,现在问责什么都迟了,魔剑凶焰涛天,它既然逃了出去,定会抓紧时机再次成长。”

????他看重的也是林蹊手上的五异火。

????百晓山亦是魔门。

????林蹊已经是十面埋伏的传人,未来已经可见,若让她再把着五异火,将来这天下,所有魔门修士只怕都要在她面前低头了。

????“上次的提议,在下希望道友能看在天下无辜生灵的份上,好好考虑一下。”

????“天下无辜生灵,还轮不到我们师徒来充大尾巴狼管着。”

????随庆面上毫无表情,“道友真要昧着良心,非要把这事砸到我们师徒身上,想干什么?是当灵界道门无人?还是要挑拔无相界与灵界的关系?”

????嘿!

????闻言的棠华星君忍不住给了随庆一个‘高’的眼神。

????擂台上,莫惊鸿终于发现,修为比她差的某人,灵力一样混厚。

????真要以比拼灵力的方式,多撑一段时间,她实在有欺负人的嫌疑。

????她是结丹初期后阶,而林蹊还是结丹初期初阶。

????而且,撑这一段时间的意义实在不大,只会帮魔门的人,估算出她们真正的实力。

????这才是大忌!

????“我认输!”

????莫惊鸿光棍地道:“林蹊你赢了。”

????她撤开碧水剑的时候,陆灵蹊也迅速收了重影刀,拱手道:“承认!”

????“本来就是你赢!”

????莫惊鸿抿唇微微一笑,“不过,这一战,我打得还算畅快!”

????重影比她想象的厉害!

????碧水剑哪怕加持了水之柔力,对上重影的时候,也落在了下风。

????所以,她根本不敢跟她真正的刀剑对砍。

????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剑气和刀气的对撞。

????好在,人家也算不错,没拿兵器把她按到死里欺负,尽量配合用刀气消解剑气。

????这也是她们的擂台禁制时不时闪动的主因。

????“那就好!”陆灵蹊一笑,“有机会我们到联盟租下演武堂,一起用道法切磋一下。”

????用水系道法配合法宝,这位惊鸿仙子很有一套。

????陆灵蹊自己做不到转换自如,就忍不住想要学一学。

????神水宫以水为名,其水系道法定有很多过人之处,跟她打一架,长点见识也是好的。

????“好啊!”

????莫惊鸿一笑,“现在我就有时间。”

????容峥的魔剑跑了,现在还跑到看台上脸红脖子粗的,一定还在希想她的五异火。

????这样的人,太无耻,必须无视。

????“现在?”陆灵蹊一愕,在她眨眼的时候,忍不住笑了,“好啊!”人家要帮她,总是好事一桩。

????虽然有师父在,她在这里,别人也欺负不了,但多个朋友多条路。

????神水宫是昆山界两大道门之一,口碑一向好,这位莫仙子又一力交好,她也没必要端着。

????两人跳下擂台,就要往修真联盟去。

????“慢!”

????一鹤长老的耳朵长,两个小丫头的谈话他听得清清楚楚,带着灵力的声音,传遍整个西门广场,“林蹊,魔剑脱困,你暂时不要走!”

????嘭!

????看台上,随庆把他身前的玉杯砸得稀碎,“一鹤,老夫劝你,要点脸吧!就算你不要脸,联盟还要脸,灵界道门诸宗还要脸,区区一把无主的魔剑,除了我徒弟的异火,这天下,就没有压制它的法宝吗?”

????堂堂修真联盟,怎么可能没有压制魔器的法宝,说出去,也没人信啊!24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62735/33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