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阳西下,山前斜阳将余晖洒落在镜湖水面上,宛如万点碎金围绕着镜湖28号。这璀璨日光,也为包房里每个人,加了一层文艺又怀旧的滤镜。

  也许是李长江的厨艺高明,又或许是成昼带来的这瓶老酒太过醇美,陈永浩被宋星拒绝,仍旧没有发怒,只是叮嘱宋星:“既然要拍打戏,就好好找个武术师傅练习基本功。中国的女演员走打星路线,还是有可能闯出过门,走向国际的。”

  宋星点点头,当年的杨紫琼,后来的章子怡,都是这个路子。

  无论是邦女郎还是玉娇龙,没个好武功底子可不行。正是因为太难了,四大花中一个刀马旦都没再出现过。

  杜铎唯恐宋星连殷素素都演不上,有心为宋星介绍武师:

  “我有个酒友,是帝都武校的……”

  时钦一个白眼儿飞过去:

  “杜编剧你挺十项全能啊,还有朋友学武术……是情债欠多了,这才多交几个身手好的,免得在外面挨揍?”

  屋内三十岁以上的,都以为时钦记的是杜铎对时琦不娶何撩的仇,三十岁以下的却都明白时钦反应会这样大,是担心杜铎给宋星介绍男武术老师。

  帝都醋王的名头白叫的?

  旁观者成昼转开目光,望向窗外一片碎金的湖水。

  时钦龇牙的姿态,就像是一只要守着四合院大门,不让任何男人靠近的小老虎。

  叶玖尴尬地解释。

  “据我所知,宋星的四合院有个安保人员,是个武功很好的小姐姐。”

  杜铎一脸不屑:

  “我那朋友是帝都武术队退下来的,拿过全运会第七名。”

  叶玖更加尴尬:“那个女安保……国家队退下来的,亚运会第二。”

  杜铎十分气恼地“哼”了一声,一口闷了杯中酒,试图挽尊。

  众人都引俊不禁,陈永浩一开心,又吩咐侍者开了三瓶镜湖佳酿,和两瓶马爹利,年轻人们喝不出白酒的好,另外要了一桶德国黑啤。酒一多,气氛很快热烈起来。

  宋星白红啤三种全会,只要她不想喝醉,就不会醉。

 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海量。两小时后,成昼是第一个趴下的,叶玖和吴糖直接卧在包房一角的沙发上酣睡,杜铎和时钦上一秒还在拼酒,下一秒就在椅子靠背上睡了。汪中伟和秦品风这对师徒最逗,说是去卫生间一会儿就回来,二十分钟不见人影,宋星心中猜想,要么是醉倒在卫生间里,要么是尿遁了。

  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她喊来了侍者,要了一壶镜湖春、和若干苹果醋给众人解酒。然后推了推身边早就伏在桌上的陈永浩:

  “大佬别演了。”

  陈永浩有些尴尬地起身,满眼澄明,果然是酒海浮沉的老江湖。

  见宋星仍旧神采奕奕,笑道:

  “想不到杜铎都趴下了,你却什么事儿都没有。”

  宋星笑笑,人都说外甥像舅,大概自己这个做外甥女的,也随了杜铎的酒量吧。

  众人清醒一点后,秦品风和汪中伟一脸狼狈地归来,不用问也能脑补出这俩在卫生间里吐得多惨。可中国人的商务饭局就是这样,喝倒才叫喝好,感情全在酒里,商人不喝没订单,演员不喝就没戏演。

  这就是规矩。这就是江湖。

  见人全了,陈永浩举杯:

  “湖景一黑也没什么看头,咱们就杯中酒,有多少喝多少。诸位都是国内影视业的翘楚,我祝大家鹏程万里。江湖不远,有缘再聚!”

  众人都站起举杯,眼中情绪万千。

  陈永浩这一句“江湖不远”,意味着《倚天屠龙记》的开机日期,应该等不到秋天。

  杯中酒一饮而尽,时钦神秘兮兮地凑在宋星耳边道:

  “我放心你去混饭局了,你这个量,要是有人想灌醉你再占便宜,很难实施。”

  宋星邪魅地望向他,一脸挑衅。

  “但是……我可以去灌醉别的男人,然后做点什么。”

  时钦差点捏碎玻璃杯:“你敢?”

  宋星轻轻取下他手中杯子:“你认识我这么久,见我有哪次怂过?”

  时钦一脸怒气忽然消退,微微笑道:“你才没那么无聊。”

  宋星哈哈大笑,满脸红霞飞舞:“你也觉得混饭局无聊了。”说完贴近时钦的耳边,低声道:“你不用担心我会对别的男人做什么。”

  时钦一脸疑惑,就见宋星指着窗外。

  此刻太阳已经完全落下,之前落日熔金的湖光山影,变作蓝紫夜幕下一片静谧,星月散发着微弱清冷的光芒,天湖一色,湖水微波荡漾。

  宋星语笑嫣然:“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饮。”

  时钦没听懂什么意思,宋星就笑着起身,拉着吴糖出了包房,只留下身上淡淡小苍兰气息和镜湖春的茶香,时钦深深地嗅了一口,这余香“尾调”却有些酒气。

  原来是杜铎凑了上来。

  “傻小子,让你上课天天睡觉。她这意思就是她很专一啊。”

  时钦如何反喷杜铎,宋星已经听不见了。走出镜湖28号,只觉得全身轻松,东珠这个角色仿佛释放了所有不甘和怨愤,她终于可以轻装上阵了。

  保姆车上,吴糖有些闷闷不乐。

  宋星前世做了十年大佬,非常注意手下人情绪变化,再加上眼见隋黎斯开罪范以宣随即就吃了不少暗亏,她更注意维护身边人的心理健康,唯恐后院起火。

  “我把赵敏这个大饼让给白斯语,你不开心?”

  吴糖呆萌的双眼盯着宋星。

  “那可是陈永浩电影的女主角啊,我知道你想拉白斯语一把,可善良也不是这样的。”

  宋星笑笑,耐心解释:

  “谁说我是发善心才拉白斯语的。我的确不适合演赵敏,推荐白斯语,一来算是报答她当时力推东珠给我,二是占了这个坑儿,管蕊纪柠等人也就别想插一杠子了。更重要的是……”

  宋星噗呲一笑:“隋楚楚一定希望演赵敏的女人,不要太有名,也不要比她漂亮。放眼整个娱乐圈,论名气和漂亮都能盖过她的人,也没几个。可偏偏我就能把这个饼,给处处压着她的白斯语。”

  吴糖有些欣喜,拽着宋星胳膊道:

  “白斯语最强大的地方就是直男粉丝多,隋楚楚敢撕白斯语,就是自寻死路了。”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62784/744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