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哲圣羽的价格喊道十万之后,大厅内陷入了短暂的寂静,这时候贵宾室的客人有人出声了。

  “十一万上品晶石。”

  这一声抬价,让赫连梨若心里就像吞了一口苍蝇一样,这价格直接就往上抬了一万上品晶石,这就是贵宾室客人的抬价模式,财大气粗到让人不安。

  原本赫连梨若还觉得自己十五万上品晶石的存货够玩一下了,可是现在看起来,不仅仅是不太够,而是差很多好吧。

  唉……赫连梨若无奈的叹口气,这下子,她只怕还得再多拿出一些药液与昌翰飞做交易了。

  不过全都拿药材和药液终归不太好,想了想,赫连梨若向其他三人问道:“你们有没有什么物品是可以放在锦绣拍卖行拍卖的?”

  众人对于赫连梨若现在的资金都有了解,十五万上品晶石,在这次的拍卖中确实不够。

  苏沫灿然一笑:“安啦安啦,我这段时间画了不少符篆,稍后让昌翰飞叫相关的鉴定师过来,我估计卖它个十万上品晶石不是问题。”

  “什么?十万?”赫连梨若和陌玉异口同声。

  两人只知道苏沫是一位造诣很高的念灵师,因为念力强大的缘故,她对画符可谓是一通百通,但也仅仅是知道她画符水平高超而已,却没想到随随便便拿出来的符篆已经可以卖到十万上品晶石。

  这简直就是符箓师里的妖孽!

  “声音……”严逸眉头紧拧,提示众人,这声音他似乎是在哪里听过。

  严逸这么一说,赫连梨若好像也觉得刚才喊价十一万上品晶石的人声音有点耳熟,便陷入了回忆中。

  苏沫和陌玉也是一脸回忆之色。

  这个人的声音没有经过刻意掩饰,他们绝对听过的,只是在哪里听过呢?

  突然,四人四目对视,他们知道了,知道这个人是谁了!

  “他怎么来这里了?”苏沫爽爽利利的,还有点震惊,毕竟跟那人很久没联系了,从上次他离开后,就彻底失去了他的消息。

  突然在这里听到他的声音,激动有、困惑有、就连咬牙切齿都有。

  “当初我们苏沫就觉得他身份不简单,让我一定要救他,看样子他的身份确实不简单。”赫连梨若陈述了一个事实。”

  严逸自始至终没有说话,但是从他的神情中就已经可以看出他也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谁了。

  陌玉就更直接了,一手将赫连梨若搂进怀里,直接宣示主权;“娘子,你是我的,像赵海那种小白脸,切记离他远点,他有的,你夫君都能有,他没有的,你夫君也能有。”

  看到陌玉紧张吃醋的样子,赫连梨若唇角勾起一个柔美的弧度:“好。”她始终就如同噙着笑一般,整个人的气质都柔和了很多。

  没想到这么巧,竟然在锦绣拍卖行碰到了赵海,缘分这种东西当真奇妙,只不过现在众人无法相认罢了。

  不仅仅没法相认,该拍物品的价格,半步都不能退让,因为这关系到太一是否可以光明正大的行走在大街上的问题,赫连梨若绝对不会妥协,尽管这件天哲圣羽对任何人来说,都是一件难得的宝物。

  水月洞天锦绣拍卖行的贵宾室一共有十二间,按照声源传来的方向,赫连梨若推测,赵海应该是在三号贵宾室,之前的言风雨是在四号贵宾室,而赫连梨若是在七号贵宾室。

  随着赵海在三号贵宾室将天哲圣羽价格抬高到十一万上品晶石之后,一号贵宾室的客人也忍不住了,当然他们的加价没有再出现一万一万往上这样的大跨度。

  “十一万两千上品晶石。”一号贵宾室里的客人传出的是个女声,喊话的时候非常有魄力,应该是一个干练的女子。

  言风雨所在的四号贵宾室也跟着加价:“十一万五千上品晶石。”

  有人领了头,剩余贵宾室的客人也终于按捺不住,纷纷开始加入了喊价大军的行列。

  要说这些贵宾室客人里面,唯一没有着急加价的,应该就是赫连梨若所在的七号贵宾室了。

  这倒不是她们四人不想加价,而是她们只能看她们厮杀而无法动弹,谁让昌翰飞将赫连梨若的药液鉴定完回来后,又匆忙去找锦绣拍卖行的符篆鉴定师去了,人没找来,赫连梨若也不确定自己有多少底子可以挥霍啊。

  尽管赫连梨若还有很多药草和药液的库存,但是那些东西她还需要大量为丹铺提供支撑,她也不想将它们大量提供给锦绣拍卖行,毕竟那些都是唐可儿的心血。

  外面的喊话很热闹,一看贵宾室的这些人都是家底雄厚之人,他们只是针对此次拍卖,就动辄拿出十几万上品晶石,如此,足以印证了一句话:大树底下好乘凉。

  像这些家族和势力,根本就不会想和锦绣拍卖行以物易物预支资金,否则赫连梨若的处境就会更加困难。

  价格炒的火热,没多久功夫,就顺利突破了十五万上品晶石。

  随着十五万晶石价格喊出,昌翰飞也将一位鉴定符箓的鉴定师找了过来,鉴定师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。

  见到老人,苏沫脆生生的喊了一声:“爷爷好。”她对老人向来尊重,除了……胡叨叨那个奇葩。

  “姑娘客气了。”老人看起来年纪不小了,但是声音却很洪亮,完全不像外表看起来的样子,“听说你们这里有符篆要出手,不知道是不是你?”老人向苏沫征询答案。

  “正是呢爷爷。”苏沫说着,就将一个乾坤袋拿出来对着面前的桌子倒了下去。

  “哗啦啦”一堆五颜六色的符篆就像叠罗汉一般堆叠在桌子上。

  每一张符篆都带着一股摄人心魄的强大力量。

  苏沫也不二话,直接对那位老年鉴定师说道:“爷爷,我要卖的就这些符篆,您看看哪些合适,就都收走好了。”

  老人来的时候,就是昌翰飞告诉他,有金主要售卖东西,他也是将一些简便的鉴定仪器带好后,才跟着昌翰飞过来的,中间倒也省去了不少麻烦。

  老人对符箓有一种近乎狂热的追求,他看到这些符篆,一边鉴定,脸上一边展露出狂喜的神情,同时口中念念有词。

  “七星防御符,内外双防加百分之二十五,强化加四,念力刻铭一次,土属性力量按照自身等级提升一个段位,哇,绝对是七星防御符中的极品,预估售价在九千上品灵石左右。”

  “八星金属性攻击符,金属性攻击加成百分之三十,强化加六,念力刻铭两次,八星属性攻击符本身就很难碰到,这张符篆的预估价格在一万二千上品晶石。”

  ……

  每说一句话,众人就对符篆多了解一点,同时也对苏沫多佩服一些,平时你看她大大咧咧的,没想到画符的水平竟然如此高超,已经完全可以靠着这些符篆发家致富奔小康了。

  赫连梨若笑了笑,她现在终于知道,为什么上次在御剑门严逸的房间内,苏沫将堆了一地的符篆都塞给她,而且那些符篆在别人看来都是非常难得的精品,却被苏沫像烂大街一样扔的满地都是。

  现在想一想,那些符篆和现在苏沫拿出来的这些相比,简直就是云泥之别啊。

  当桌面上所有符篆鉴定完之后,鉴定师爷爷已经给出了一个最终价格:“这些符篆我们锦绣拍卖行可以出十二万上品晶石的价格拍下来。”

  昌翰飞拍了拍老者肩膀,道:“我说老许,你实在点,这些只是我们锦绣拍卖行的收购价格,你若不给点红利啥的,可就显得有点趁火打劫了。”

  老许指着自己鼻尖:“我趁火打劫?告诉你,你小子激将法对我来说没有用,你也知道,我们符篆鉴定这一块,整个锦绣拍卖行都是我领导的,和你们药材的规矩不一样,在我们这里,没有那么多特权的,但是我可以保证,这些物品姑娘如果卖到其他拍卖行,最多可以卖到十万上品晶石。”

  苏沫点头,她对这位老者的做法并没感到不妥,本身这个事情,给优待是人情,不给优待是本分,没什么好纠结的,而且老者给的价格确实非常公允,让苏沫比预估价格多拿到了五分之一。

  “谢谢爷爷,请您将这十二万上品晶石提前透支到我朋友的贵宾卡上。”苏沫指了一下赫连梨若,说道,“这之后,这些符篆就是爷爷了。”

  “小丫头,老朽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?”老许似乎有什么问题想要咨询苏沫。

  但我们苏沫直接回了三个字:“不当问。”

  在苏沫看来,如果很必要的问题对方一定会问,至于不必要的问题那就不当问好了。

  但显然老许是憋不住的,他直接如倒豆子般问了出来:“丫头,也不管你当不当问了,我就是想问问这些符篆都是你画出来又经过后期刻录的吗?”

  苏沫食指在裤子上清弹两下,笑眯眯回道:“爷爷过奖了,您看我这样可能做出来如此高端的符篆吗?这无非是我师父留给我,让我拿着玩的。”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62817/47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