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块头首领也不知道现在该说真话还是假话,该跟巴伦王子做敌人还是朋友?但他们的人,死在那个说要是给他们丰厚奖赏的人手中,现在连他也开始怀疑那家伙到底是不是人了,那家伙的眼睛,他一想到那个,浑身上下就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  看到大块头的目光已经飘忽。巴伦王子又故意像是想到了什么已经打算放弃与他们的合作,“如果,你们不愿意的话,我们就各自为战!他找你们这么多帮手来对付我,看来当年杀掉我就不容易!而且……”他伸出手来,不断抚摸自己手中的长刃,用手指在上面弹出充沛灵力所拥有的的蓝光,“这一世,我想再会会他,不会那么容易成为他的手下败将!能够洗血前耻,我很期待!”他注意观察着这些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他已经变成了尸体,他们的目光中没有任何怀疑他是在吹牛的意思,看来他们是看不到的。说完这些之后,站起身来似乎准备与他们隔开来,去向另一边。

  “我们答应你,但是有一个条件,你要保证我们的安全,以不世之王最忠诚侍卫的名誉起誓!我们能相信的只有你以不世之王侍卫名誉发下的誓愿!”领头的大块头

  这真算是很好的将了巴伦王子一军,初听这个说法,他觉得没有什么,但是当他真正说出口的时候,却感觉到了唇齿之间释放的沉重许诺,来自心理深处对于这种感觉的惊异,几乎要全部遮住他身上怀有的恐惧,对于不世之王的忠诚,他从来都没有想过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,但是,以他的侍卫的名誉发誓的时候他却能够感觉到,所有的血液都在回应着,他对这个誓言的信重。当他在心下稍稍琢磨着这个誓言,可以随便说说的时候,忽然感觉到了胸口的憋闷疼痛,这是他完全不曾经历过的状况,不过,这已经变成了完全的承诺倒是真的竟然想,倒要放弃都不行。

  他抹了一把头上的汗,“我们都靠到山壁那边去,然后,马上把东西拿给我!”

  听到他的承诺之后,大块头们再没有什么犹豫,跟着他一起动身,一边注意着四周的动静,一边快速地向山地的那边退过去,那一遍,洞壁之中并没有垒砌什么墙壁,要是直接借用了平滑的山壁。

  果然,那些家伙应该是停留在某个空间之中监视着他们,一开始,当他们停在某一处的时候,他们也消停的静静的观察着他们的动静,现在,他们决定向那边靠拢的时候,那些水纹荡漾一样的东西涌现在空中。不过,当他想要捕捉他们拒绝的形状,射出手中的弓箭的时候,那些家伙又像是空气一样蒸发了。

  这一次坚定信心的巴伦王子没有犹豫,他们就是要靠到山壁那边去。那些家伙透不过山壁,等到到达的时候,他仔细观察了一下,石头的纹理,可以确定这一点谢天谢地,这可以作为他们的一扇屏障。而最重要的是如果他们靠着这趟平滑的山壁一直向前面蹭的话,会找到左右两条出路。属于非常完美的进可攻退可守的地点。现在已经腾不出来,要紧张或者是慌张的时间了,而且更顾不得脚下!

  往山壁这一面走的时候,尖石横生了,但是,如果这些石头只是刺穿人的脚掌,单纯制造伤痛也没有什么,但是问题是,之前,那个大块头不断流淌下来的淋漓黏腻血液,导致这些石子无比油滑,人的脚掌,踏上之后很难攀附,巴伦王子打头走得很快,他已经基本上找到一些小规律,让那种油滑的感觉,还没有真的把他的脚掌滑脱下来,就已经换过另一个地方,只要这样不断快速的应该就可以爬上来,只要比打滑的速度更快就可以,但是,那几个大块头却做不到像他这样灵活的挣脱油滑,那个背着瓷瓶的家伙,脚下一打滑一下子就坐在了石头子上面。还好,早在之前他就把那个瓷瓶挪了位置,眼下虽然他做了下去,却并没有磕到那个瓷片,巴伦王子差点让他吓死了。要是那个瓷瓶毁了,一切可就全完了,现在,得赶紧把他拉回来!

  巴伦王子赶紧从另一个方向上退到背着瓷瓶的大块头身边,伸出手来,想让他拉住,结果他的力量一向下,那些尖锐的石子,反而向下堆积,几乎淹没了大块头的双腿,他疼痛的大好起来。巴伦王子也好不到哪儿去,他深陷到尖利的石子之中,感觉到脚掌传来的剧痛!整个队伍都停下来,抛出绳子让他们两个抓住,一起拉他们两个,这些家伙别的用处没有,力量倒是挺大。只需要两个来拉,他们就很痛快的把他们拉了上去。但是,这么一折腾,耽误的时间可就不少了,他们每个人都能感觉到,围绕在他们周围的水纹已经变得十分密集而且压抑。而且当巴伦王子做出手势让大家全部都停住脚步的时候,他们似乎能够听到覆盖他们头顶的天空,传来的那种踏水的声音,连绵不绝,一会儿远去,一会儿靠近的声音,巴伦王子提醒自己不必再为这些已知的危险分析,只要看好那只瓷瓶就好。所以就算是要冒着这些尖石子不断在塌下去的危险,也紧紧地拉住那个大块头。虽然在这当中巴伦王子也动过,直接把那瓷瓶拿过来挂在自己身上的念头,但是左右想了想,这大块头身上的肉比较多,弹性比较好,看起来软软乎乎瓷瓶放在他身上,被撞了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放在自己这里,可就不一定了,自己身上背着很多的物件,又是那家伙,要攻击的最主要目标带在自己身上,反而会让瓷瓶置于真正的危险之中。

  借助拉他们的大块头的力量,他们终于爬上了最危险的一段石子路,之后的稍微状况好一点的高坡。那个刚刚涉险的大块头,已经变得眼泪汪汪。

  不光是这家伙,连久经战阵的巴伦王子也感觉到全身上下冒出的冷汗,给四周的冷风一吹,让他一阵惊一阵的发寒。

  又向上面爬了一会儿,巴伦王子忽然发现有一个比较不错的坡地,如果狠下心,就这么一直滚下去的话,好像能到另外一个比较开阔一点的地方,他闭上眼睛,倾听着那里面摩擦与各种痕迹留下的声音,仿佛能够感觉到那里正有水纹撞不过去的壁垒。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62883/229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