距离不远,也就两百米的样子;祁云晏带路,走路过去。

  进入小吃街,姜毓秀的心都活泛了,这看看,那闻闻;时不时的买上几份,一人分一份吃着,小吃有时候真不是豪华大餐比得上的。

  “这条小吃街好吃。”彭玉喜欢的笑眯了眼。

  姜毓秀点头,“嗯,回去再打包一份。”

  “我也要我也要,姜姐别忘了我。”彭玉兴奋的很,跟着姜姐就是爽,想吃什么都有人带头,他只管吃就行,不毁形象啊!

  骆邠道谢,“姜姐,前面就有大排档,我们去那边吃吧。”

  “嗯,走。”

  一行人到了大排档跟前,老板操着一口南方话问,“几位吃什么?尽管点,保证干净。”

  “老板,我要羊肉串、小龙虾有吗?有的话来一份,鸡翅也要,兔干锅也来一份大的。”姜毓秀直接点了几个菜,“们想吃什么尽管点,不怕吃不完,我胃口大。”饱了运转一下功法,帮助消化一下就行。

  这个世界的灵力太过微博,连吃食里也是干巴巴的,很少能遇上有灵气的吃食。

  彭玉点点头,一万块呢,随便点都够了,“我也跟姜姐一样,都来一份,干锅兔就不要了。”

  “能行吗?不怕吃了脑门上长痘痘?”姜毓秀轻笑调侃。

  “怕啊!不过,我还是想先吃。”彭玉一抹嘴,把吃完的小吃袋子丢进垃圾桶里,“等我吃饱喝足了再说其他的,现在我只想吃。”

  姜毓秀竖起了大拇指,“思想正确。”

  彭玉嘿嘿笑,“大家都点,都点,咱们今天吃大户。”

  “小龙虾不敢吃,听说那东西不干净,我要一份羊肉串,青菜各类来两串就行。”骆邠道。

  姜毓秀并不意外,这个年代的小龙虾确实不干净;要不,还是买些现货的小龙虾放到空间里养?专门挖一个小池子,灌入灵泉水和普通淡水养着?

  詹士杰笑眯眯的,“我可不怕这些,跟小姜来一样的就行。”

  “客随主便,和小姜点的一样。”

  祁云晏说完,大排档老板连忙点头应了,眉开眼笑的去忙活去了,这可是大单子;羊肉串、干锅兔、小龙虾、鸡翅,这些算下来都不便宜。

  好吃的陆陆续续上来,闻着那股香味儿就口水直流;姜毓秀拿起一串羊肉串,笑眯了眼,“大家吃,真香,好久没吃到了。”

  “上京也有大排档,想吃还能吃不着?”彭玉也不客气,就着小龙虾去。

  几人点的吃食多,这也就是先上一份,大家一起吃。

  詹士杰轻笑,“上京的大排档是有,但也没有南方这种味道,人家怎么说的?对,就是原汁原味。各个地方的吃食都有属于它的特色,说起大排档,还是南方这边正宗些。”

  上京属于北边了,大排档什么的总是添加了一些北方人的口味儿。

  姜毓秀点头应和,“确实是这样,不过,不是因为味道的原因;上京那边的大排档也没差多少,还是不错的。”

  “那是为啥?太忙了?”骆邠神来一句。

  彭玉给了他一个白眼,“忙什么啊?我都没见到过几次姜姐的通告;专辑、影视、娱乐节目没看到几回。”

  但人家就是那么几回就大红大紫了,真正是同人不同命。

  骆邠点头,“对啊!姜姐,应该不忙吧?想吃个大排档还能吃不着?”

  “嘁,我通告不多也忙啊!们别忘了,我还是学生;并且是即将毕业的大学生,忙着呢。”坚决不能说出她家鸿儒。

  骆邠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“大学毕业这一年确实挺忙的,我看那些学长学姐们就是一天天抱着书看,要么是写论文,真没什么空闲时间。”

  ——噗嗤,哈哈哈哈。

  ——小骆好单纯。

  ——大学是挺忙的,耐不住人大秀秀是个学霸,不,是学神;瞧瞧她之前拍摄的《凤梧宫》的时候,几个月不去上课,不一样考的很好么。

  ——大秀秀太会忽悠人了。

  ——姜·大忽悠·毓秀。

  詹士杰埋头忍笑,同时一个公司的人,虽然没见过面,但也知道这位是被公司捧着的;经过公司清洗之后,那是真的捧在手心里了。学业繁重什么的理由,他是不信的,就看她微博上的时间安排,人家过的潇洒着呢。

  怕是家里有人管着不让吃外头的东西。

  祁云晏也大概猜到了一点儿,不过,也只以为姜毓秀的对象有钱;在包养或者地位不对等的交往中,总是劣势的一放气弱。

  美美吃了一顿,詹士杰等人没吃多少,毕竟才吃了饭出来的;桌上那些东西大半都进了姜毓秀的肚子,把网友们看的直惊叹。

  才刚吃了多久?这又吃了这么多,那小小的肚子怎么装的下?

  祁云晏和詹士杰也好奇,更别说彭玉跟骆邠了,他们俩是小鲜肉,走的是鲜肉路线,最在乎的就是保养。现在身边有一个现成会保养的人,回去的路上一直缠着姜毓秀问怎么保养的。

  姜毓秀无奈,“多运动,不是室内运动,是在外面环境好的地方运动;多跑步出汗,平时吃的清淡点儿,基本上就可以了。”

  “姜姐,您又忽悠我们,也没见您吃的清淡点。”彭玉委屈巴巴。

  姜毓秀摊手道:“行吧,们要是信得过我,等会儿去我房间;把钱带齐了,不白送的。”

  “行行行。”

  “姜姐,我们一会儿就去。”

  两人打样的快,就怕她反悔;之前怎么都问不出来,现在问出来了,他们还不得抓紧机会?

  詹士杰看了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,打算观望一下。

  祁云晏完是认为姜毓秀在逗着这两人玩,根本没放在心上。

  走进酒店,姜毓秀一眼就看到了在人群中的米微微,她的身边还拉着一个大行李箱。

  “微微。”

  “毓秀。”米微微听见有人喊她,转头见是姜毓秀,立马眉开眼笑的迎了上来,“毓秀,我来迟了,导演让我们在这里等着;我和一起住。”

  “那还挺好。”姜毓秀笑了笑,“走吧,我们回房间了;摄影小哥,今天的拍摄到此为止,明天见。”

  摄影小哥点头,“大家好好休息,明天我们来叫们。”

  五零俏军嫂养成记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63026/150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