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店大堂。

  前台看了一眼傅盛元、顾南舒和沈越三人,然后笑着说:“先生之前打过电话的,定了两间房,对么?麻烦出示一下证件。”

  顾南舒懵了一下,然后猛然拔高了嗓音道:“三间!我跟他不是情侣!”

  “两间。”

  傅盛元声音清冽,语气中充满笃定,随即就将自己的护照递了过去。

  “傅先生什么意思?”顾南舒拧紧了眉,“我是答应了陪你来桐镇没错,但是我可没有说过要陪你吃陪你睡!你不要忘了,我是有夫之妇!”

  傅盛元没说话,只是淡淡扫了她一眼,然后自顾自地跟前台说:“开房。”

  沈越率先出了声:“顾小姐别误会,我们总裁不是这个意思。总裁的病,现在不太乐观,需要二十四小时看护,我和他一间房,顾小姐住隔壁,房间是一早打电话预留的。”

  “是……是这样啊。”

  “怎么?很失望?”傅盛元的脸上复又挂上浅淡的笑意。

  “没……没有。”顾南舒舌尖打颤,真想挖个洞,把自己当场埋了算了。

  办好入住,刚进房间,顾南舒的电话就响了。

  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。

  她原本不想接的,可是她又切切实实地是在等电话。

  万一……万一那个人的手机坏了,所以换了临时号码……

  这样想着,她随手就划开了屏幕,摁下接通键。

  “你在哪儿?”

  陆景琛沉闷有力的声音隔着电话线传过来,一下子就攫住了顾南舒的心脏。

  她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,咬牙反问:“陆总又在哪儿?整整两天时间,人间蒸发一样,电话不接家不回,怎么,现在想起我这个人老珠黄的老婆了?”

  “在锦城周边办事。”

  陆景琛惜字如金,“顺带祭拜故人。”

  锦城周边……

  顾南舒一下子就想到了桐镇,直觉告诉她,傅盛元没有骗她,陆景琛的的确确身在桐镇。至于他说的那句“祭拜故人”更是一下子勾住了她的心,让她忍不住反问:“祭拜谁?”

  “生意上的老师,你不认识。”陆景琛避重就轻。

  顾南舒愈发笃定,他要祭拜的那个人就是傅爷爷,于是忍不住试探,“既然是你的老师,那也算我半个老师。于情于理,你都应该带着我的。你现在在哪儿,我开车过去找你。”

  “不用麻烦了。我办完事就回去,在家里等我。”陆景琛顿了顿,又道,“今天的娱乐头条,等我回去给你解释。”

  “好。”他还是滴水不漏,顾南舒苦笑。

  像是很赶时间,她还没反应过来,陆景琛已经飞快地挂了电话。

  顾南舒赶紧再拨回去,手机里面机械的女音重复着: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。

  空号?

  顾南舒越来越搞不懂陆景琛了。

  他打这个电话过来,是因为刚刚曝出的那条娱乐新闻?

  可是他要怎么解释呢?

  即便她在傅盛元面前逞强,说照片是假的,是很久以前的……但她打心底里还是很想知道,很久以前,他为什么要那样亲昵暧昧地搂着薄沁的腰?他和薄沁,不是没有任何关系么?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65770/74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