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凌霜占艳菊花凝露警惕道:“我反而觉得不要把她们的据点端掉为好!最后可以加以利用!”

????“此话怎讲?”轻华说道:

????“咱们倒不如利用这冰花潇湘馆的据点拉拢沙敏,帮她夺取沙都,而为我们所用!最后再将这个据点拔掉也不迟……”凌霜占艳菊花凝露说道:

????“那事不宜迟,我们尽早动手吧!”莫莹把那些不快抛之脑后,说道:

????凌霜占艳菊花凝露一点头,遂从储钗中放出信鸽,待莫莹写了‘怡翠楼见’四个大字并递给她纱帛后,她迅速将字条系在鸽足上,再捧了手,任信鸽从楼顶远去。

????但听‘扑棱棱’信鸽展翅之音渐行渐远……凌霜占艳菊花凝露才回过头,对鬼帝罗弋风说道:“既然要把沙敏拉拢过来,不如就同他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!”

????罗弋风较为踌躇,心道,“这是不是不太好?沙敏会不会抵触我冰城!”

????“是福不是祸,拉拢他们,势必要谈及这些,没有什么可疑虑的!”褒姒鼓舞着罗弋风说道:

????“啪嗒啪嗒……”

????不是“丘骆”是啥!

????罗弋风唬了一跳,不知轻华什么时候把它放出,说道:“嘿!吓我一跳!”就顺着丘骆的毛发抚摸,“还记得我吗!”

????“哈哈!这是母亲送给我们的礼物!它自然记得你!”轻华笑靥如花,极快地改了口,说道:

????“母亲!”罗弋风一时转不过弯,“哦哦……是!是!是!”

????“咱们今儿高兴,就骑着它罢!”轻华一拐罗弋风臂弯,亲昵地央求罗弋风。

????罗弋风软了腿,哪里好‘驳斥’这等心愿,点点头,笑着满脸的幸福环顾四周……突然,他脸冒冷汗,凝固了笑容,看一圈人俱都有些不高兴!

????“哈哈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”

????“母亲知道今天肯定高兴的很!”轻华故意眯着眼,一拍丘骆屁股,示意丘骆掀起罗弋风上骑它背!

????但见丘骆惯通人性,摇头摆尾,趁罗弋风还在畏惧妻子们的‘小性子’,就张开大口含着罗弋风左臂朝高空一抛,“嗷”一声,向前一跃,正好使得罗弋风骑在背上!

????过后,丘骆好似甚感荣耀,雄赳赳,气昂昂来至轻华身边,等待示下。

????这凌霜占艳菊花正好又撞见罗弋风眼眸,嘟着嘴,风情万种。罗弋风无奈,边伸着手,边说道:“你也上来吧!也好给我引路,她们就在高空中看我们去向就行!”

????凌霜占艳菊花凝露一听,眉开眼笑,包着下唇,喜道:“好!”一伸柔荑,被罗弋风运气一提,搂个满怀,坐在最前头。

????别提轻华一万个不愿意了,“哼!”一声,灰溜溜跳将上来,刻意和罗弋风留出间隙,暗暗心闹。

????丘骆一扬前蹄,“嗷”一声,迅捷地跳上房檐,不等她们跟着过来,就按凌霜占艳菊花凝露指着的方向猛地奔去。

????“啊!”

????轻华没有依傍的事物,一激灵间,吓出了汗,就从罗弋风后腰掏入搂得死死的。

????罗弋风斜着眼偷笑,喃喃道:“这会搂得可比晚上的劲儿大多了!”

????“去!”轻华又羞又急,啐一口,罗弋风,道:“讨厌!”

????凌霜占艳菊花凝露听在耳中,甚是聪颖,她权当没听见,问道:“莫莹可跟上了!”

????“跟上了!”褒姒不等罗弋风回头仰看,就对罗弋风骂道:“这左拥右抱的滋味是不是美滋滋的!比大汗淋漓之时如何!”

????罗弋风尴尬非常,最是怵褒姒发难,说道:“褒姒好老婆!你就饶了我吧!都这会儿了,还要让我难堪!”

????因为话由心生之故,这句‘褒姒好老婆!你就饶了我吧!都这会儿了,还要让我难堪!’并非以神识传话,而是经由口中说出,正被凌霜占艳菊花凝露和轻华听的真真的。

????她们俩将脸耷拉下来,言不由衷一起道:“你们好好交流!”

????罗弋风尝试把脸贴着凝露耳畔,被凝露故意避让,心中哭道:“乖乖的!这七个老婆,得磨合到什么时候才能毫无嫌隙!”

????“嘿!得了便宜还卖乖!过河拆桥啊这凌霜占艳菊花凝露!”褒姒气不打一处出,额头红砂一亮,“到底是洞房花烛夜了啊!这说话的底气都有了!”

????“三位老婆!都息怒吧!”罗弋风寻思着劝劝吧!

????谁知三人扯着嗓子,吼道:“你闭嘴!”

????好么!这吼声震耳欲聋,连熙熙嚷嚷地路人都被它吸引过来,并朝这丘骆背上的两女一男眺望远观。

????不多久,这‘怡翠楼’映入眼帘!

????丘骆伫步不前,凌霜占艳菊花凝露这时说道:“等她们跟上,咱们一起进去罢!”

????罗弋风这时才想到:“哎!不是监视符去掉了么!咱们会不会有危险!”

????凌霜占艳菊花凝露上眼睑下掩,严肃说道:“当然会有!只不过不会这么快!她们已经知道了!而且势必会有人来接管怡翠楼!”停顿一下,继续说道:“只不过!那个时候已经迟了!”

????“还真是花样多啊!竟然叫怡翠楼!”罗弋风嘀咕道:

????“除了冰城叫冰花潇湘馆,其他各地名字各异!”凌霜占艳菊花凝露紧缩双眉,问道:“待接头沙敏之后,要不要将怡翠楼一网打尽!”

????“最好不过!”罗弋风咬牙切齿,恨的牙根痒,“这都不足以平愤!”

????“臾”

????行鹰及至罗弋风不远,鸣叫一声,莫莹、七七、怜月溪、邀星四女跃下其背,均都黑着脸一声不吭。

????凌霜占艳菊花凝露身子扭了几扭,示意罗弋风该下去了说道:“快放开我!”

????“噢!”罗弋风恍然大悟,对轻华说道:“轻华好老婆!咱下去吧!”

????‘吧’音未落,就听‘啪’一声,轻华已经潇洒地下来地面之上。

????早有莫莹、七七拽了轻华到自己身边,说道:“怎么!是不是热脸贴冷屁股了!你还屁颠屁颠讨好他!”

????罗弋风哑口无言,下来丘骆之背,又把凌霜占艳菊花凝露抱下道:“各位老婆!就别为难我了!”

????说着,怜月溪都改了脾性,跟莫莹、七七一个鼻孔出气,说道:“该!”

????此时,仍在罗弋风怀中的凌霜占艳菊花凝露面红耳赤道:“她们都这般生气了!你还抱我抱得这么紧!”

????好么!邀星都看不惯凌霜占艳菊花凝露了,她吃着醋,使着性跑来,说道:“到底是新宠!果然不同凡响!公子!你太过分了!”

????罗弋风把手旋即放下,傻笑,见她们一个个‘耍脸色’,气都不敢喘一个,伛偻着身,拜着手说道:“下不为例!”

????“哼!还有下回!”莫莹走至跟前,撂下话就进了怡翠楼!

????“该!”轻华紧随莫莹步伐,加重鼻音,讽刺罗弋风道:

????见轻华远去,“公子!你看你把大家一个个气的!哼!”邀星低了头,喊道:“轻华姐姐!你等我啊!”也跑进去。

????“知道雨露均沾什么意思么!”七七大大列列走来又远去。

????怜月溪只顾叹息,“嗨!”望一眼凌霜占艳菊花凝露,再叹息,“嗨!”又看看罗弋风,还叹息道:“嗨!”摇摇头,迈入怡翠楼!

????“罗弋风!七个老婆好受么!”暗海沙滩上的褒姒落井下石道:“今后有你受的!”

????罗弋风哭丧着脸,似乎生无可恋,恰逢凌霜占艳菊花凝露趁她们都不在,嘻哈笑出声。她额头抵住罗弋风泪心坠,鼻尖挨着罗弋风鼻尖,又将两葱手裹着罗弋风脸庞,说道:“她们现在不在!你是不是很开心!哈哈啊哈哈!”

????好一个窥探男人心思的凌霜占艳菊花凝露,知道什么时候向男人示弱来博取爱意!

????罗弋风不管三七二十一,死死地环抱凌霜占艳菊花凝露,霸气地于吐气如兰当中,亲吻凝露。

????然后,罗弋风说道:“现在我终于释然了!也值了!”

????暗海沙滩上的褒姒可看看得一清二楚,心道:“这凌霜占艳菊花凝露不愧为花魁称号!卖弄手段,一定要牢牢拽住罗弋风的心不可!”

????这时,轻华不知什么时候跑出来,并已经站在凌霜占艳菊花凝露身后,极为不满道:“哼!你们!你们!罗弋风仔细你的皮,否则,我可要再给你镶进一块铁疙瘩不可!”

????凌霜占艳菊花凝露差点把心跳出来,一推罗弋风,好似偷汉子般手足无措,红了脸,缄默不语!

????轻华神识一动,将丘骆回收储钗当中,复又指了指罗弋风,示意他‘小心点!’。

????然后,轻华重新跑入怡翠楼……没多久,轻华再遽然探出脑袋看她们两个是不是还在鬼鬼祟祟!啐道:“嘿!你们两个还没卿卿我我够呢?还不进来!我可真恼了啊……”不见了。

????没奈何,凌霜占艳菊花凝露见轻华确实没有再来窥探,就摆了鬼脸伸了伸舌头,左手臂揽了罗弋风就进怡翠楼内,还说道:“走!咱们不跟她们一般见识!”。

????院馆阁室班楼店,

????花红柳绿群芳艳。

????盖叫文人与骚客,

????抛弃俗念换人间。
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98249/23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