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季退,季退?”

????吴时雨见那只祖各好像听不太懂,那就再做一个模仿公鸡的动作,同时咯咯地叫了几声,这下懂了吧?她拍拍自己的双腿,“鸡腿!炸的,焖的,红烧的……都有!”

????突然这个时候,那只祖各从树上噗通滚落了下来,好像一脸委屈哀求的表情,拍打自己的脑袋说着什么。

????唔?为什么它突然就肯下树了呢?而且不像听懂了她的话。

????噼哩啪啦,这只祖各用爪子连接不断地拍自己、拍周围,吴时雨没有听懂它的意思,却通感到一点东西。

????枕头?哦恶梦人!鸡腿?这回是鸡腿了!死老鼠?她转动眼睛,猜着道:“你是说,你是来找恶梦人——也就是咸俊的,是来找他要鸡腿的,并没有恶意,让我不要红烧了你……”

????“哦!”她顿时恍然大悟过来,原来这只祖各是被吓下树的,以为她说的是“吉腿”,吉利的腿。

????那她的模仿公鸡果然是失败了?真没有一点表演天赋?唉随缘了。

????“我不是说吉腿,是鸡腿!”吴时雨连忙真诚地澄清,却见吉利双爪合什地像是拜了拜,求她不要宰它,她只好道:“不用宰的,其实我早就尝过你的味道了,没有鼠味,倒是有点猫味。”她学猫叫的喵了声,“猫味?”

????只是看上去吉利更加害怕了……这样下去不行啊。

????这个时候,正常人应该会怎么做的呢……

????吴时雨望了望天空,通感到满天的信号波飞来飞去,也就想起了什么来。

????她当即从口袋掏出自己的手机,之前没带进ICU病房,放在前厅,走的时候又带走了。她用手机上网找了张鸡腿的图片,而且是特别肥美的那种,给吉利一看,敲敲屏幕,“这个!!”

????祖各的眼睛是能看清楚手机屏幕的,它一看到这张特别肥美的鸡腿图片,爪子就不由拍了拍嘴巴。

????“我跟咸俊。”吴时雨再放了张顾俊的照片,然后是他们俩的合照,“很熟!”她再往网络找了张两只老鼠手牵手的图片:“很好的朋友!”她再指指它,再展示鸡腿图片,友好地把手机递给它,“他欠你的鸡腿,我给你。”

????这么一来,祖各吉利多半明白了过来,浑身的皮毛渐渐地放松,眼神中的恐惧也在消退,又是一顿拍打。

????吴时雨听着它发出的拍打声,听得越多,越能感受到里面节拍的不同……

????她因而有的通感应该也更准了,是些朋友间的欢笑声,她点点头:“嗯,朋友!”一边用手机给它展示一张张相应图片,一边道:“我们绝对会给鸡腿,但现在咸俊昏迷着了,你刚才也有看到了吧,我们需要先把他唤醒,然后我马上带你去吃肯德基。”

????祖各吉利停顿着,不知道是迟疑还是没听懂。

????“顾俊!”吴时雨点点手机里的人像照片,“睡觉中!”闭着眼睛的图片,“把他叫醒!”睁开眼睛的图片。

????它这才拍打了自己几下,她通感到意思,吉利在说它不敢保证能叫醒咸俊,人类欠下的债一定要还……

????“不会跑掉你的,一些鸡腿对我们真不算什么。”

????吴时雨看看天色,快傍晚入夜了,众所周知一到晚上睡意就会特别强,到时候再要唤醒可能又更难一些了,咸俊会不会想反正这天都睡到晚上啦,不如干脆继续一觉睡到明年吧。

????正因为她对这种思想特别了解,所以明白刻不容缓,必须赶在天黑之前就把咸俊唤醒。

????“跟我来,”吴时雨把手机放回兜里,就双手把这只祖各一把抱起来,向着住院大楼那边奔去,“救人去!”

????祖各吉利一开始还有些挣扎,但是被她死死地抱紧,挣动不得。

????可是它真不习惯在这么多人面前露脸,那不是祖各的风格,现在却被她抱着冲进大楼,冲进了电梯里面,而电梯里还有一些其他人……它连忙一动不动地定住身子,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布偶娃娃。

????“快点,快点……”吴时雨喃喃着,看着电梯的指示灯,2层,3层,4层……

????层层停,耗去不少时间,第10层终于到了,电梯门一打开,她抱紧吉利就挤了出去,冲向那间ICU病房。

????“时雨?”柳护士在护士站还没有走呢,就看到吴时雨脚下生风的冲过,怀中抱着一个造型奇怪的鼠类布偶……突然间柳护士就看到那个布偶眼睛会动,望过来,眼神对上……是活的!

????柳护士懵住了,在护士站工作和转悠的其他几位护士也纷纷愣住,看到那只大老鼠在吴时雨怀中挣扎……

????有护士一反应过来就立即按下警报铃,通知病房那边这个情况:“小心,时雨抱着一只不明生物过去了!”

????另一边,吴时雨在病房外前厅被守卫拦下,她急道:“没时间解释了,总之这是祖各,你们报上去,祖各吉利来找咸俊了,它有办法唤醒他!”关于美梦一事咸俊说是没有上报过的,也要她帮忙保密,所以她没有说。

????这位毕竟是吴时雨,守卫和护士们也没做什么,按她意思立即进行上报。

????吴时雨站在前厅焦急地等了一会,正身处于这栋大楼内而又有空的医生们纷纷赶来了,刘明峰、李成、张泽丽等几位专家都在,他们很有些茫然,那是什么东西?带不带菌?祖各?

????祖各的存在、黄金芦荟等等这些,这里众人多数是并不清楚。

????所以他们真的不明白吴时雨打的什么主意,什么办法都试过没用,一只大老鼠却有办法?

????但让他们明白这个情况不简单的是,上头那边迅速下令来了,听吴时雨的,他们要全力配合她和那只祖各!

????天色快黑了,吴时雨一拿到这个通行令,就砰嘭地推开病房门,抱着祖各到了病床边,看了看还在沉睡的顾俊,“吉利,那就拜托了。”她把这只祖各放到病床上顾俊的头边。

????与此同时,从病床边到病房门口,再到外面,医护人员们挤了个满,还有更多的白大褂在赶来。

????后来者们面面相觑,询问着这是什么情况?但是刘明峰、柳护士他们都只能摇摇头,不知道,看着吧。

????噼啪噼啪,祖各吉利伸出双爪,对着顾俊的额头就是一通拍打。

????这一幕直让医生护士们揪心不已,顾俊的颅骨修复术才刚是术后第13天,普通病例术后恢复再好也要半个月才准出院,术后三个月都要注意着的,可经不住什么拍打啊……

????然而那只大老鼠,却是越拍打越来劲那样,简直就是在手舞足蹈。

????吴时雨静静地没有说话,看看顾俊,又看看那个脑电监护仪的波形走势,还是看不懂……但过了一小会,祖各吉利还在拍打咸俊,突然间……她通感到一种久违的味道,鲜活的味道,咸的味道!

????“咦!?”“频率,频率在升高!”

????因为那突然有所变化的脑电波,医生护士们纷纷瞪大了眼睛,频率在升高,患者出现、出现意识活动……

????“咸俊,咸俊!”吴时雨也看得出波形不同了,正变得越来越密,咸俊在醒来!她心情顿时澎湃起来,只是吉利停下来了,咸俊还没醒,她感觉还差着点什么,就差着一点什么,很重要很关键的什么。

????突然间,她想到了,她知道差着什么了。

????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,吴时雨把祖各吉利推开,俯身凑了过去,一口吻在顾俊苍白的嘴唇上。

????脑电监护仪屏幕里,录到的脑电波频率顿时冲了上去,冲成了β波,患者要……苏醒了!

????“唔,啊……”一把从喉咙发出的低沉含糊声骤然响起,众人都听得清楚,是顾俊的声音。

????机器人瓦力说

????第二更,求月票,求订阅!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98259/371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