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等水开的时候,花半枝搬着小板凳坐下来,将刚从菜市场买回来的空心菜择一下,多剥些蒜瓣,小葱一棵,又切了些姜末。

????空心菜洗干净放在竹筐里沥水,一切准备妥当,水开了,将买来的碗碟分批次煮煮。

????买小笼汤包回来的林希言看着她正在煮碗碟,“我还正想告诉你将碗碟煮一下,再用。没想到你已经做了。”

????“我可不想病从口入。”花半枝看着他笑了笑道,看着咕嘟咕嘟冒泡的铁锅,“哦!好了,捞出来换下一批。”

????“我来,我来。”林希言自告奋勇地说道,伸手就去捞碗碟。

????“你小心烫。”花半枝提醒他道,话音刚落就看见他揪着自己的耳朵。

????“嘶……”林希言倒抽一口冷气道,“这么烫。”

????花半枝好笑地摇摇头,伸手飞快的将铁锅的碗碟捞出来,换上新的一批。

????“你怎么都不怕烫?”林希言看着她的手道。

????“我皮糙肉厚不怕烫,你细皮嫩肉的。”花半枝指指比她还白皙的双手道。

????“呃……”林希言一时语塞,好像说什么都不对似的,“这些年你很辛苦吧!”

????“辛苦是辛苦!”花半枝看着他嫣然一笑道,“但是扛过来就好了,也许是我向上努力的本钱呢?”

????“本钱?”林希言眨眨双眸不解地看着她道。

????“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!”花半枝看着他轻笑出声道,“不然能有现在的好身板!”

????林希言闻言一脸错愕地看着她,随即笑道,“你真是凡是都往好的方面想。”

????“不然怎么办?没有点儿阿Q精神,早活不下去了。”花半枝看着他笑了笑道。

????“娘,什么时候开饭啊!”周光明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她说道。

????“马上,我炒个空心菜,咱们马上吃饭。”花半枝说着将铁锅里的最后的碗碟与筷子、勺子捞出来,垫着布将热水倒了,洗洗铁锅,重新放在火上。

????“光明快出去,这厨房热。”花半枝挥手让周光明离开。

????“那我去客厅等着。”周光明看着他们说道,话落转身去客厅坐着,拿起茶几上的报纸看了起来。

????&*&

????“我来炒菜,我来。”林希言洗洗手道。

????“那好吧!”花半枝移开了位置。

????林希言看着炒菜的铁锅被烤干了,他拿着油瓶,咕咚、咕咚倒油。

????“够了,够了。”花半枝赶紧出声道,“油倒的太多了。”

????“炒青菜,油放的少了,跟清水煮的似的,不好吃。”林希言振振有词地说道。

????“我怕咱家供不起你这吃油的量。”花半枝微微摇头道,由奢入俭难啊!

????“机长的工资高,绝对吃得起。”林希言见油热了,“刺啦……”一声,将葱姜蒜放进油锅里煸炒。

????咱是吃得起,可是国家供不起,有钱也买不到。一个月就二两油,就林希言刚才倒的油量,够他们吃上一年了。

????花半枝张张嘴,话在舌尖上滚了滚,又咽了回去,等狼来了,在现实面前,自然就会紧衣缩食了。

????很快厨房里飘着葱香与蒜香,将沥干水的空心菜放进炒菜锅里,又放了少许盐,林希言拿着铁锅快速的翻炒。

????花半枝看着有条不紊的他炒菜,看来是真的会做饭,没有骗人。

????“看什么?”林希言回头看着她眼神望向自己直愣愣的。

????“你会做饭。”花半枝看着他笑了笑道。

????“那当然了,我不但会做中餐,还会做西餐。”林希言温润的双眸看着她温柔地说道,“改天做给你,不过我怕你吃不惯,英国菜出了名难吃。”

????“那你还是别做了。”花半枝摆摆手道,一副敬谢不敏的样子道。

????“我们可以试试西餐和我们有什么不同,又不会天天吃。”林希言转过身翻炒着空心菜道。

????花半枝看着兴致高昂的他,不忍打击,但有些话必须说,“我想说的是不合时宜。”

????林希言身形一僵,手中的锅铲顿了一下,闭了闭眼,故作轻松地说道,“中餐好,西餐一点儿都不好吃。”

????“有些话我不想说,但必须说,希望你别生气。”花半枝看着他僵硬的后背道。

????“怎么会?多谢你提醒。”林希言知情识趣地说道,“我以后不论家里还是外面都不会提我在国外的一切。”

????“我知道这是你的人生经历的一部分,让你硬生生的剥离很痛苦。”花半枝眼底闪过一丝心疼,“可是你必须做到,祸从口出,我不想你因言获罪。”

????林希言深吸几口气,将炒菜锅端了下来,转身看着她道,“其实在国外也没那么轻松,每天都是学习,学习,感觉时间都不够用。而且因为肤色的问题……”摆摆手道,“算了不说了。”黑的发亮的双眸地看着她道,“你的意思我明白,我会做到的。”也必须做到。

????“抱歉!”花半枝抿了抿唇,深邃的双眸如古井一般深不见底地看着他。

????“好好的你抱什么歉啊!这跟你没有一点儿关系,相反是我……”

????林希言的话没说完,花半枝就打断道,“我以后不想在听见你说这样的话,这是我的选择,与你无关。”眼神清冷地看着他说道,“我知道自己选择将面临着什么?纵使这环境艰难,人心叵测,这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。”

????“其实我一个人怎么都好说,只是你和光明是无辜的。”林希言眸光沉静地看着她道。

????“虽然是被迫入局,可终归是入局了。”花半枝眸色深沉地看着他道,“就没有无辜一说了。虽然手里抓了一手烂牌,我也想用心的好好打。”尽管已提前知道人生,以及它的走向,我无所畏惧,并且会珍惜每一分钟。

????“人生没有完美,只是看你怎么选择迈过这些坎儿。”林希言看着她温柔笑着说道,“越烂越要打的用心。”

????“对!反正最坏的就是回去干老本行,我就更不怕了!”花半枝看着他笑了笑道。

????“老本行?”林希言一时没想起来她所指的是?

????“种地啊!”花半枝笑着提醒他道,“不是老本行吗?”

????()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98271/38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