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街头。

????楚枫拍了拍肩膀上的狐狸,小家伙看着街边小卖部,大吵大闹。

????循声看去,楚枫也终于知晓,小白在看什么?。

????那商铺里,摆放着一大盒棒棒糖。

????楚枫定了定,打趣道:“那些都是假的,棒棒糖这种珍贵玩意儿怎么可能摆在大街上。”

????闻言,小白狐耷拉下脑袋,一副失望地表情。

????楚枫咧嘴,

????正当他忍不住打算告诉小白狐实情,给它多买些糖果的时候,一阵铃声传来。

????见到号码的时候,楚枫叹了口气。

????裴秀。

????估计她已经知道自家队长重伤,打电话来找他麻烦了。

????接通电话。

????“喂?”

????没有想象中的怒骂,电话对面,裴秀声音有些迟疑:“楚枫,你没事吧?”

????“我?”楚枫一愣,下意识认为裴秀担心楚狂龙找他麻烦,摇头道:“没事,楚狂龙没把我怎么样。”

????“不是他的事情......”

????裴秀欲言又止。

????不知道为何,楚枫的心头忽然一跳,心口处像是被针刺了般疼痛。

????怎么回事......

????裴秀沉默。

????然而,

????“吱。”白狐忽的叫了一声,有所感应,歪着脑袋,看向南方。

????楚枫深吸口气,那种心悸的感觉愈发强烈。

????“究竟怎么了?”

????“那个......”

????还没说完。

????又是一道电话,打了过来。

????这一次,是伯母杨雅淳。

????楚枫想了想,点了接通。

????杨雅淳声音有些急促:“小枫,芊芊,芊芊是不是今天的飞机?!”

????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????“是,是哪个型号?快告诉我!”

????“我不清楚,不过算算时间,飞机应该快到苏州了......”楚枫一万个不解。

????随即他抬起头,看到商场荧幕之后,

????整个人身体不自觉地开始颤抖,从头到脚,忽然全身冰冷。

????荧幕之上,插播着一条新闻。

????“苏州航空发生意外!乘务长在内,九名机组人员遇难,不幸中的万幸,机上120名航班乘客皆未上机,调查是组团游,临时调动延误了上机.....”

????死寂。

????“妈妈,好冷。”

????街边,路过的小女孩打了个寒颤,

????“来,妈妈抱,抱着就不冷了。”那妇人同样深吸口气。

????明明还有太阳,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冷?

????随即她便脸色大变。

????注意到了身边穿着戎服,瞳孔金中带红的青年。

????天呐,那是一双什么眼睛......

????一瞬。

????楚枫整个人暴跳而起,冲破一旁星巴克的窗户,将一人的脑袋扣进地里。

????瞬间死亡。

????被摁在地上之前,

????这个***在窗边,盯着他冷笑。

????楚枫踏出一步,

????一步御因果。

????一串串信息接踵而至。

????胡家,蒋家!

????更多的因果,这个男人自己也不知晓。

????一步踏出,根本没有停留,便继续向着南方跑去。

????双目猩红的楚枫,

????越过车辆,踏过围墙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。

????往南。

????快点往南!

????在楚枫疯狂向南而去之时。

????身后,一群人站在高楼之顶,隔着透明玻璃窗盯着楼底,大多人都是冷笑。

????胡家家主,蒋家家主,以及其余几名同样器宇不凡的中年男人。

????总共七人,以一脸慈祥,笑眯眯的康福武为首。

????窗外,一览无余。

????“果然,上了康家瞻星楼,看谁都是蝼蚁。”胡家家主感慨:“康家不愧是帝都七大家之首,实力雄厚。”

????蒋家家主点头:“毕竟是康大神将。”

????康福武呵呵一笑。

????七大家族聚首。

????就连平日里老死不相往来的蒋家,胡家家主,都主动联合。

????只为除掉一人。

????“康前辈,我有一事不解。”胡娴沉默许久,才道:“为何不直接在楚枫航班上做手脚,而是......”

????康福武依旧是和蔼之色:“你查过这人吧?应该知道之前龙虎山拔地千米,那猾虫都能坠崖而不死,万一上机之前他有所准备,侥幸不死躲起来,我们很可能徒手而归。”

????其余家主点点头,不过仍有疑惑。

????“你们放心,我自有安排。”

????闻言,几名家主终于再次点头。

????确实,帝都七大家,黑白齐出,实力滔天。

????不用太担心。

????康福武笑着笑着,忽然低头,看着一处胡同,目中露出疑惑之色。

????“咦......这个地方,什么时候多了一处寺庙?”

????在瞻星楼底。

????胡同深处,寺庙之内。

????八座怒目金刚,八座菩萨雕像安然而立。

????其它雕像皆显得腐朽陈旧,岁月气息明显,可此刻,八大雕像其中那座地藏王菩萨像,身上却无形中散发着淡淡光芒。

????雕像下。

????与楚枫下过棋的假和尚,安静禅坐,双目合上,神态沉稳。

????他轻轻睁眼,看了眼南方,

????“欲速则不达啊。”

????说完,又缓缓低眉。

????佛庙内,金刚依旧怒目,菩萨仍然低眉。

????可楚人皇赤红了眼。

????一步御山海,步步御山海。

????鞋子早已踏破,而纵使是他坚韧的皮肤,也在无数次与地面踩踏之时,出现了丝丝伤口。

????一路疾行。

????不知多久。

????一双脚,早已踏成了血色,可楚枫依旧不闻不顾。

????中海树林。

????一名女子幽幽来到此地。

????苏州圣手叶苍行的孙女,叶珍儿。

????此刻的叶珍儿看着眼前倒下一大片的树林,有些怔神。

????“徐爷爷说,这是楚枫......一拳打出来的?”

????想起什么,她的眼眶有些发红。

????自己明明信誓旦旦答应过。

????下一次,只要楚枫受伤,她一定会去救他!

????可是......

????触景生情,眼泪吧嗒吧嗒落下,叶珍儿愧疚地道:“对不起,上次你坠崖,我没能找到你,我真的找了你好久,真的没能找到......”

????后来,通过徐海,她才知道楚枫没事。

????可却一直没再见过,

????她一度不敢去找楚枫,只能悄悄地打听楚枫去过的地方,想去看一看。

????所以一路,她从苏州到南州,从南州到这中海。

????“如果再来一次,我一定去救你,一定找到你,一定!”

????她又惨惨摇头:“可惜没有如果。”

????抬头看着渐晚的天空,叶珍儿知道,自己该回去了。

????叶珍儿擦去眼泪,正要转身,

????看到身后的人时,却瞪大眼睛,细长的睫毛带着眼泪,一眨一眨。

????......幻觉?
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98304/190/